1996 年,在经过三年的调查后,美国司法部长办公室(the U.S. attorney general’s office)放弃了对齐默尔曼(Zimmermann)一案的起诉。当局意识到它已为时已晚——PGP 已逃入因特网,起诉齐默尔曼对此于事无补。此外还有一个问题,各大学院支持着齐默尔曼,比如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将 PGP 发表在 600 页的书中。这本书在世界各地发行,因此起诉齐默尔曼将意味着起诉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。齐默尔曼有可能不被定罪,政府也不热衷于起诉——审判带来的恐怕不过是一场有关隐私权的尴尬宪法辩论,从而激起公众对广泛使用加密的认同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