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文是原始日记的转录,日期是今年的8月14日,但我还是先介绍一下事件背景。8月份准备退役的士兵统一调动回原单位,回原单位当天下午我就把一套迷彩服(总共有两套)给洗了,晾在楼顶晾衣房。晚上洗澡的时候 J 说他在晾衣房的内裤、体能服被偷了,我当时内心笑笑说这种事在连队很正常。结果待我洗完澡后上楼,发现我那套迷彩服的杆子上已经啥都没了……我像 J 那样向同年兵抱怨起来,J 顿时觉得他没体能服穿也不算什么了。迷彩服一人就只有两套,不像其他制式用品一样可以随意购买的,退役时还需要上交。丢了真的就没有了,淘宝网上的假军服太假了,21式假军服目前还没有人在公开销售。

昨天下午洗的21式迷彩服到晚上10点收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了,我的迷彩服内侧使用记号笔写上了名字,中间只间隔了4小时,心里很生气,晚上没法入睡。

我们楼上晾衣房是两个单位共用的,人员流动大,我认为有两种可能:一种可能是的确被人错收了,我目前询问了自己本单位的部分人员,都说昨天晚上没有收过衣服。另一种可能是临近退伍,有人故意偷走别人的衣服,好回家带上一套。有人曾建议我别人偷你衣服,你就偷别人一套回来,但我心里过意不去,而且偷回来的并不一定是偷自己衣服的人,导致无辜者没衣服换洗。最近也有人遇到晾晒的衣服标志服饰被别人拿走,衣服却还在上面。

我不知道目前该如何解决,我现在没有21式迷彩服换洗了,迷彩服一人只有两套,不可能再发新的。对于本单位,我目前看来只能求助指导员,或许一个一个人翻阅柜子,看看有没有人收错,而外单位完全没办法了。

和我同寝室的新兵告诉我,他们有些新兵会把杆子上同班的所有衣服都收下来,而不看是谁的,对此我很有希望。我找了指导员和分队长,指导员人很好,联系了楼上单位的连长,让对方帮忙找一下。分队长询问我做的记号,他不相信这么明显的记号会找不到。分队长集合了下面的班长,班长检查本班新兵是否收错我的迷彩,结果一圈下来都是没有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希望变成失望,认定了找回来是几乎不可能的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晾晒的体能服被收走了,衣架却还在上面——这绝对是故意的。后来我天天午休上楼找衣服,一礼拜后脏乎乎的体能服出现在别人的衣架上。“阿鑫,如果我是你,抓到他绝对打一架。”即将面临退伍的一期班长对我说,我握着拳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”。时隔一年,同样的事又发生在我身上,我没有料到人性的险恶,是我对这个关键时间结点疏忽大意了,我的迷彩服已经凶多吉少。(事实上,新兵连我还丢过制式裤衩,下连后丢过保暖内衣裤。这种丢了就只能认了,至少还能买。裤衩、内衣裤没规定非得制式,穿自己的就可以了。)

几天后早晨,我站6到8,下岗回来吃饭,分队长告诉我,我的迷彩服找到了。我有些惊讶,问在哪里。他顿了顿说,可能有人收错的衣服,又不好意思说,就挂在水房了。现在我的迷彩服已经被收好挂在了衣柜里。我看到 J 的内裤也出现在那里,告诉他这一好消息,后来 J 洗完衣服非得和我晾在一起。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。最终这套21式林地迷彩在退伍前交旧了,我没法和它留下来。

9月4日,我留队的同年兵在群里说,他的迷彩被偷了。但他就没这么幸运了,一直没能找回来……

写在最后,但也不是不重要,域名注册商 Namesilo 通知我 .ONE 域名受注册局的影响要涨价了,新价格将在12月开始生效。价格直接翻倍了,猝不及防。我喜欢这个域名,入伍前直接续了三年,这样就不用外出跑网吧专门续费了。同时我感到有必要存档一些内容,它是有价值的,这也是本博客的初衷,我不希望哪天就突然无法访问了。但有时事态的变化是无法控制的,互联网不是免费的,我不知道未来我是否会切换到科技巨头旗下的免费博客 Blogger,然后谷歌又杀死了它,然后我从此蒸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