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马猫

密码学的未来

1996 年,在经过三年的调查后,美国司法部长办公室(the U.S. attorney general’s office)放弃了对齐默尔曼(Zimmermann)一案的起诉。当局意识到它已为时已晚——PGP 已逃入因特网,起诉齐默尔曼对此于事无补。此外还有一个问题,各大学院支持着齐默尔曼,比如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将 PGP 发表在 600 页的书中。这本书在世界各地发行,因此起诉齐默尔曼将意味着起诉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。齐默尔曼有可能不被定罪,政府也不热衷于起诉——审判带来的恐怕不过是一场有关隐私权的尴尬宪法辩论。 Continue reading

频率分析的一些实用技巧

本篇尝试将对西蒙·辛格 The Cook Book 附录部分进行翻译,中文版《密码故事》并未将其一并翻出。 Continue reading

下沙巨响回忆录

室友早上和我说他半夜(4月3日)听到可怕的爆炸声,他说他吓死了。我只是记得凌晨3点我醒过一次,发现另外两只都醒着。然后上了趟厕所继续睡觉。

这是 2018 年 4 月 3 日上午九点我在手机上用 Google Keep 随手记录的笔记。我仍然记得那天早晨室友在微信里用惊恐地问我发生了什么,而我一脸茫然看着那条消息。那天半夜我确实莫名其妙醒了,发现另外两位室友都清醒着,但睡眠不足带来的困意让我重新闭上眼睛。 Continue reading

采访权力

我所爱的那个男人已死于非命,于是我开始着手创作一部长篇小说,以赋予这一悲剧以含义。为了书写这部小说,我来到托斯卡纳乡下的家里,躲进住宅二层的一间房屋中,仿佛钻进了一条见不到尽头、看不到一丝光线的隧道。实际上,房间是一条很短的过道,里面摆放着几个书架、一张小桌子和一张椅子。面向橄榄园而开启的半扇窗户光照很差。正是在半扇窗户的下方,橄榄园的边缘,生长着一棵梨树,当我举目远望红日时,就会看到它。我足不出户,既不到花园里去,也不去游泳池,甚至同家里的人也不沟通交往。我凌晨就早早起床,坐在小桌子前,一直写到深夜。堆积起来的文稿,有时认可采用,有时则废弃不用。多数情况下,只是为了到我母亲那里去,我才中断写作。 Continue reading

曾有一只鹰

《曾有一只鹰》(Once An Eagle)是 Anton Myrer 作于 1968 年的战争小说。「在熟知军事家卡尔·冯·克劳塞维茨、孙子著作的行当里,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军官却悄悄选择了一本浪漫战争小说,这本书是他们雄心抱负和生活的真实写照。」伊丽莎白·贝克在纽约时报书评中写道。这本书也是西点军校的必读书目,它经历了绝版,西点不得不去购买昂贵的重印本和从二手资源淘到这本书。 Anton Myrer 于 1996 年逝世,他的遗孀将本书的版权交给了陆军战争学院基金会(Army War College Foundation),后者在 1997 年将它再版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Henry H. Shelton 将军说,这是他唯一一本读过两遍的书。宾夕法尼亚州卡莱尔的陆军战争学院(Army War College)希望把它作为其领导力课程的材料。而此书在国内却鲜有所闻,我是无意中在别人的评论中得知的。 Continue reading

《区块链技术驱动金融》翻译勘误

这应该是我目前看过的最难受的一本书(如果《时间简史》吴忠超译本不计算在内),问题出在翻译上。接连读了两本翻译明显存在问题的书会令人备受打击。《区块链技术驱动金融》(Bitcoin and Cryptocurrency Technologies)这本书,大概只看了一个开头就看不下去了。气恼的我在豆瓣上写了评论,指出各种显而易见的错误,但是由于豆瓣审核机制的原因,其他人似乎无法看到我的内容,我将在这里一一列举让人备受折磨的原书误译。 Continue reading

费马大定理

学校图书馆无意中看到薛密翻译的《费马大定理:一个困惑了世间智者358年的谜》,这是一本有些老的书,译作是在上世纪末完成的。我对这个译者印象不错,《上帝的方程式:爱因斯坦、相对论和膨胀的宇宙》那本书里他在译注里甚至指出了原书的错误。遂借出来看。我对费马大定理(Fermat’s Last Theorem)只有朦胧的印象,它是一个普通人难以理解的东西。翻开书读了一段,发现这个定理的描述却如此的简单,以至小学生都能看懂。 Continue reading

Hello world!

Welcome to WordPress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, then start writing!

Copyright © 2019 托马猫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